東大門騰空 首爾多了大公園

藝文快訊

札哈‧哈蒂建築師事務所助理董事黃劭暐。(許文貞攝)

「跟札哈‧哈蒂一起工作,有點像在學校時一樣。」札哈‧哈蒂設計師事務所助理董事黃邵暐表示,哈蒂和合夥人派翠克‧舒馬赫會先畫草圖,負責的團隊就要想出辦法,如何用設計詮釋他們的草圖,一次次與哈蒂的討論之後,很快就能抓到她想表達的核心。

黃邵暐表示,哈蒂常常在思考,要如何去拆解空間原有的元素,保留好的,改善不好的,然後將這些元素重新排列組合。「像是位於亞塞拜然巴庫的阿利耶夫文化中心,不只是外觀上,考量城市周遭的山景,成為整座城市的視覺焦點,建築內部挑戰了建築的習慣,一道曲面,同時是旁邊的樓牆、上方的天花板和腳下踩的樓梯,模糊了界線。」

韓國首爾的東大門,也是哈蒂試圖將建築與環境結合的例子,「因為東大門一帶歷史悠久,當時也有許多人抗議。」哈蒂於是讓建築騰空,形成大量的通道,讓空間彼此流通,而非被巨大的建築截斷了空間,「如今有如一個巨大的公園,也成為首爾的地標。」

哈蒂和事務所團隊在設計新北市淡江大橋時,也是用同樣的思維,去評估橋與環境的關係,「我們是唯一一個採用斜張橋、單橋塔的設計。」黃邵暐解釋,斜張橋是最不會擋到淡水河口落日景象的橋,「我們測量過一年四季不同時間的夕陽位置,把橋塔放在不會擋到的地方。」

選用單橋塔,也是顧及八里一帶的挖子尾溼地,若在八里一側也做橋塔,溼地環境一定會被嚴重影響。黃邵暐表示,「雖然只要蓋橋、有施工,一定會影響到環境,但應該怎麼蓋才能把影響降到最低,同時也讓溼地未來有機會復育,都是我們當初納入設計的考量因素。」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