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名人‧作家鄭治桂推薦瘋馬秀

藝文快訊

瘋馬魔力(Crazy Horse Paris in Taipei, again) (2016/5/29+)

週六(5/28)再看了一次「瘋馬秀」,真是色相迷魅,令人心旌飄搖!
整個上、下場14段的表演中,「肌膚之美」(God save our bareskin)以軍裝、正步和粗硬的軍事口令開場,叫人驚詫!
瘋馬開場秀「肌膚之美」的12位舞者全員登場,穿著仿英國皇家禁衛兵高氈帽的服裝操軍演練,2排12位身形一致的女郎,面龐姣麗,柔臂纖指,高挑的腰腿卻裝束勁挺,那肩章與皮帶的約束反襯著裸裎的胸臀,臀部垂下一搓白色馬尾,足登高統馬靴踏著正步隨音響整齊劃一,也隨著那彷彿與德語嘶喊的軍操口令擴音器傳出男性的口令腔調,粗糙的硬聲硬氣,它的氣勢非同小可,這是十四段表演中我不甚喜愛的一段,然而這是瘋馬秀從1989年起超過20年的開場表演,雖說是反襯,其實也寓含女性之柔媚與美豔,穿上軍裝(制服控能抗拒這制服的極致?)後,束縛中美艷的矛盾張力,而那一身皮帶緊勒的軍裝又哪能束縛住飽滿的胴體?

  舞者成行列站立,眼前如掃描般的雷射線條,照射在這一行列中,彷彿障眼法,但終究遮掩不住那翹凸的乳房與圓臀,水平的掃描線條恰如電腦斷層般一致地雕出了她們明眸、朱唇,和翹凸的乳頭、肚臍,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帶與膝蓋。瘋馬俱樂部招考舞者,容貌之外,更要求一致的身高與腿長、胯骨和腰線,尤其是女子挺立時乳頭的一致高度。這第一段「肌膚之美」的軍裝秀就展示了瘋馬秀不同於拉斯維加斯式的綜藝麗都秀(Lido),或是蒙馬特區紅磨坊(Moulin Rouge)裡身著長裙、掀裙踢腿的康康舞那笑鬧呼喊的格調。瘋馬秀的特質,要求舞者齊一的身材、精準的動作,到了唇乳點線的極致,都說人不瘋魔不成迷,開場秀的行列就宣示了瘋馬的追求也傾向癡(maniaque)與偏執(paranoïde)的境界了,要藝術就要如此呢。

  尤物,媚骨天生,媚態養成,眼眸觸人,神情是戲,戲如神情,那指尖、足踝、粉頰、蔥指、纖腰、豐臀甩動馬尾,動物中臀型健勻可有美過於馬?而瘋性一起,奔踶又何可羈縻?女兒多嬌,女子奇媚,女人妖艷,真不可懂,肌膚著上艷光、霓彩、教人雙眼隨著電波上下掃描,直如雷射激光,奪目刺激。

  或許有人覺得以媚誘人的瘋馬秀與今日女權或女性主義背道而馳,那是小看女人了,而商業性(應該說娛樂性)取向終歸是戲,其實瘋馬不比「紅磨坊」那般留著十九世紀囂鬧歡笑的老派味兒,也不似可前進拉斯維加斯大秀場的富麗堂皇(那才是典型的娛樂性導向),瘋馬舞台不超過12人的舞者,群舞時既不爭規模之盛,獨舞時往往極簡,卻最是迷人。從性感課程(Lecon d’Erotisme)的溫柔慵懶,到大衰退(Crisis? What Crisis)辦公室的眼鏡女衝破束縛的發威,甚至過場小曲的輕輕一吻(Zou Bizou Bizou, 原唱Jessica Paré)那貼滿彤體的紅唇都俏皮的令人驚豔。

 

  群舞整齊爽利,而獨舞融合了芭蕾、特技與更多纖巧細緻的動作,和觀眾近距離拋射眼神、眨眼、扭頭,轉身,種種媚態的散放,電波鞭人,而我最喜歡的「身掃描」(Scanner),是整場秀中人數平均的五位女子繞舞鋼管,卻很少如所謂鋼管舞上下攀爬,僅是簡單繞著鋼管踢腿、擺腰、轉身、甩髮,女子們衣著最少,裸裎畢現,時而繞柱磨蹭時而拉扯旋動,如一批被栓在柱前野性賁張的馬匹,那金髮美女甩動長髮,恍然間,極快的動作在高頻率的燈光閃爍下竟成慢動作錯覺,動作狂野猶能整齊以掃描線為準瞬間嘎然而止!上半場最後一段「人馬浪潮」(Glamazones)更是群馬狂舞如阿凡達版的異獸,如貓的馬耳、藍色假髮與藍馬尾,更將瘋馬的比喻擬成具體了。

  說到馬,動物中可有比馬更優美的形象,但這優美的長腿、弧腰,健臀,長頸,奔跑時飄動的鬃毛,直如獸中尤物,但奔踶瘋狂之馬卻誰能羈麋?女人之美,尤為難言,或可方物,為馬最美,但女人體內,心中那股強大的生命與力量又豈止在那媚態與明豔的外表,肌膚之美顯於浮面,而內在瘋狂強烈的性情,那份勁兒,教人何能招架,甚至深深著迷了!Crazy Horse取名「瘋馬」意甚誘人,比起巴黎其他紅磨坊的在地色彩的土味,麗都的俱樂部奢華風,瘋馬之名既攏統地囊括了美駒與野馬的本質,其奔馳擺弄旋轉翻滾之狂喜,波波已掀高潮,而其頑皮、逗趣、撒嬌如貓,則油然可喜,當其化而為豹,纏繞繩索懸空中掙扎,或是鎖鏈也鎖不住(Chain Gang)如豹如獅的兇猛與衝撞,震盪靈魂,舞台也震撼,原先駿馬奔提的身形轉為猛獅獵豹的兇猛,令人驚奇,但獅虎豹不過是伸出利爪的貓,她變回逗弄著玩具的「躲貓貓」(Peek-a-Boo)又教你從野豹的吼聲中醒來,對著小貓撒嬌的憨態莞爾一笑。到底是貓之豹變,抑是豹化為貓?而女人扮獸,恍如獸化而為女,何者為真?

  達利的紅唇椅喚起的「性感課程」(Leçon d’Erotisme),才叫你猛然從那長腿美胸,裝扮在那亮漆高跟鞋,網襪,紅唇,黑髮或金髮(這次)的熟齡風騷女子,在唇型沙發上滑動著,如唇邊繚繞的曖昧,繼軍裝操練的全體舞者第一段亮相群舞後令人迷醉的第一支獨舞。

 


  瘋馬俱樂部今日位於在香榭里榭大道上喬治五世(Geroges V)大街通往塞納堤岸阿爾瑪橋(Pont de l’Alma)之間的瘋馬俱樂部門面上,映著紅唇與白色短假髮的圖誌,簡單的視覺印象在麗都的華麗規模與紅磨坊的傳統味中異軍突起,於巴黎鼎足而三。

  瘋馬秀非無舞台效果,但一切光、影、色、彩都為了「她」的肌膚骨肉,於靜處之細膩,而動時狂野,挑動著觀眾的慾望神經,誘你目不暇給欣賞人體纖巧之美,貪看那逗弄你的眼神與肢體。瘋馬秀在1.5小時的表演中流露的女人味可以如何挑動你的神經?職業水準的難度,很難不贏得你的敬意!瘋馬秀不僅未曾遮掩這類如脫衣舞秀般的色情本質(érotisme),卻是優雅、自在、愉快,甚至大膽而極具創意地的散發那天生的媚骨和養成的媚態,教你神魂顛倒,明知真假都是戲,而終究戲也是真,真是莫名其妙!

鄭治桂 2016/5/28 再觀瘋馬於台北

 

文章來源:鄭治桂個人網站

演出劇碼:巴黎瘋馬秀
演出日期:2016/5/18~2016/6/5 (六)
演出地點:新光三越台北信義店新天地A11 6F 信義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