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房客養肥房東?!籲小巨蛋降租救市創共榮

藝文快訊

致 台北副市長 陳景峻的一封信

 

       瘦房客養肥房東?! 籲小巨蛋降租救市創共榮

 

在金曲獎入圍名單傳出台灣樂壇的蕭條味後,業界耳語也傳出,今年演唱會市況冷颼颼,連人氣歌手都難逃票房悲歌。若以「屋漏偏逢連夜雨」來形容,這幾年的台灣流行音樂就是看似華麗、實則千瘡百孔,而對百業喊漲的柯市府轄下小巨蛋此時研議漲租,就是那無情的酸雨了。

雖然因樂壇發出抗議,官方同意暫緩,但問題的根本還在,究竟小巨蛋官方根據什麼理由,認定現有的場租不合理,所以必須調漲?

 

台北捷運公司說:物價指數漲,小巨蛋順便漲租

 

當初台北捷運轄下的小巨蛋營運管理中心主任王鑫瓏表示,北市府接手小巨蛋9年,不曾調漲租金,這次的研議漲租,只是順應物價指數調整。

這個邏輯不可思議。以小巨蛋半官方的定位,難道是巷口牛肉麵,可以隨老闆開心、為漲而漲?照這個邏輯,水、電、瓦斯、車票等公用事業,都可以在平穩一段時間後,隨心所欲就漲價?不需精算、不需匯集意見?

 

台北捷運公司認為:經營成本漲,小巨蛋必須漲租

 

空口無憑,攤開小巨蛋報表。

民國100年的總收入為3億3089萬多、稅前純益為1億4682萬多;

民國101 年的總收入為3億5201萬多、稅前純益為1億4861萬多;

民國102年的總收入為3億7144萬多、稅前純益為1億6173萬多;

民國103年的總收入為3億7445萬、稅前純益為1億7342萬;

民國104年的總收入為4億4942萬多、稅前純益2億4103萬多。

 

這是一個事實,但另一個觀察結果,在小巨蛋的總支出中,有一個比例花在「用人費用」一項上,僅以今年前三個月,總支出4942萬中,有2146萬是「用人費用」,平均一個月就有700萬是用在人事上,一天就花到20萬元以上,這筆經費是什麼?明明每次演唱會,都要主辦單位自行聘請相關維護工作人員,包括收票﹑保全,甚至周邊的義交。

 

相反的,我們有充分的理由認為,小巨蛋應該降租。

 

台灣音樂圈實體銷售已是聊勝於無,現場演唱是音樂產業找出現有的替代活路,但好不容易逐漸培養起來的演唱會風氣,又因大環境的不景氣而停滯、甚至消退。

在沒有其他更好的替代場館下,都是主辦單位與歌手為了歌迷,不管票房如何,都拿出最佳水準的軟硬體製作,該有的場租、稅、公益捐也都沒少,但不計血本開唱,能撐多久?

中央政府為輔導音樂產業,一筆筆幾百萬地撥下來,若柯市府具有同樣的眼界與理想,有官方色彩的小巨蛋能體諒「房客」的艱難,不只不該在此時提油救火,更該送出善意及時雨。因為從小巨蛋連年的巨額盈餘來看,完全可以反應市場現況,降租,加入「救市」的行列。

 

就趨勢來看,隨著台灣演唱會市場前幾年的興盛、歌手開唱場次追高,小巨蛋主館場地收入逐年成長,稅前純益更是較100年時增加了近億元。

近億元的收入成長,是業界與藝人的努力,兢兢業業一場場唱起來、鼓勵更多歌迷走進小巨蛋,習慣現場演出的親近音樂模式。而台北小巨蛋只是當房東就年年賺大錢,每年的稅前純益率皆在42%~54%之間,如此的獲利能力應該是台灣各大企業忘塵莫及的。已是穩賺不賠,還要漲?

 

業界呼籲小巨蛋共體時艱,讓步一點、降租一點,業界就有更大的生存空間,創造產業繁盛、小巨蛋豐收與民眾享「樂」的三贏。

 

聯合署名

 

大地風

升宏國際

台北市演藝活動商業同業公會

台灣太陽娛樂

台灣音樂文化國際交流協會

正點視訊

成陽傳播

宏益特效

宜辰整合行銷

東方華藝

城鎮舞台

馬思特國際文化

索尼唱片

時藝多媒體

華研國際

理想國演藝

超級圓頂

超藝媒體行銷

創世紀全球娛樂

新鶴鳴

就是娛樂

雲頂工程

無限映像

博飛音響

愛貝克思

瑞揚音響

銓閎舞台

寬宏藝術經紀

寬寬整合行銷

德億企業

邁肯特整合行銷

穩立音響

藝能工程

寶業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