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沃荷POP ART 系列講座|沃荷的電影靠在哪?

安迪・沃荷POP ART 系列講座|沃荷的電影靠在哪?

影評人但唐謨曾在自己的書《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中,大談恐怖電影哲學,同時,這本書也是一本「靠片」(cult movie)指南,恐怖類型的電影特別容易出靠片,因為恐怖與荒謬往往只隔了一層紗,妖怪的紗蓋掀起來,很可能只是一顆花椰菜,或是火影忍者的影分身,啪咻一下,只剩下騙術的煙霧。

 

主講人:但唐謨


 

研究恐怖電影的但唐謨,顯然特別著迷於靠片這一塊。靠片即「邪典電影」,可以說它是非主流中的非主流電影,只受特定的圈子的人所狂熱,喜歡的人超級喜歡,不喜歡的人極度不喜歡,例如1975年的經典靠片〈洛基恐怖秀〉,即便到了現在,鐵粉們仍舊會定期包下電影午夜場,化妝成角色的裝扮共同出席,現場宛如狂歡派對;近年來則有〈大災難家〉,用靠片電影〈房間〉的導演作為故事主角,嘗試從導演的角度來解讀一部靠片是如何誕生的。
靠片不是一種特定風格,它像是一種標籤或現象,導演們無法設定:「我要把這部電影要拍成靠片!」,靠片是被觀眾決定的,而但唐謨特別把邪典電影的特質與安迪沃荷的電影拉在一塊,應該是看到了安迪沃荷作品「靠」的精神。

 

安迪沃荷,〈沉睡〉

 

他簡單播放了安迪沃荷早期的電影:〈沉睡〉、〈吃〉、〈吻〉、以及長達七小時的〈帝國大廈〉(還有害羞而沒有播放的〈口交〉),觀眾要知道沃荷這些電影的劇情太簡單了,看名稱就行,〈沉睡〉就是一位詩人睡了六個小時,〈吃〉就是一個男人花四十五分鐘吃一顆蘑菇,而且沃荷不剪輯,除了換膠卷的時間,開拍直到關閉攝影機,這段積累的時間就是他的電影。

 

安迪沃荷〈帝國大廈〉:

 

普遍的當代觀眾對於看電影,與其說是去觀賞,不如說是更習慣被電影娛樂和取悅,要我們待在電影院七個小時,觀賞一部拍攝一棟高樓從白天到天黑一動也不動場景的電影,這不存在的,但我們也不需要高估60年代當時觀眾的耐心,我相信看完的人寥寥可數。那麼安迪沃荷,這位怪咖的腦到底在想什麼?

我認為,沃荷的電影與他的瑪麗蓮夢露絹印作品是一體兩面,安迪沃荷是一個當代藝術家,他認為他印出的瑪麗蓮夢露就是瑪麗蓮夢露,A即A,B即B,也就是普普的哲學:「你看的所有就是一切,沒有更多了」,你看到沃荷拍攝自己吃完一份漢堡王套餐,沒了,它可以是資本的嘲諷、日常的百無聊賴、名人效應,但也可以什麼都不是,沃荷的電影也是如此。

 

安迪沃荷吃漢堡王:

 

他的電影從電影劇情故事轉移到了形式與觀念上,我們不需要真正看完七個小時的〈帝國大廈〉,〈帝國大廈〉這種沃荷電影最有趣的地方反而在於,提供我們一個機會去玩味與猜測藝術家意圖與創作情境。但唐謨說靠片的精神就是反叛,我想一般的靠片是一種「劇情」上的靠,而沃荷的電影則是一種「電影形式」上的靠吧。

安迪沃荷的〈試鏡〉系列,拍攝各種名人,提供他們約三分鐘,要做什麼都可以。地下絲絨樂團的主唱兼吉他手盧里德喝掉了一瓶可口可樂。

 

安迪沃荷〈試鏡—盧里德〉:

 

以現在來說,沃荷這類完全實況的電影形式,不禁讓人聯想到線上直播。我們觀看各種直播主的實境秀,做菜、打game、旅遊、健身、k歌,甚至如安迪沃荷拍攝的—色情活動,除了十五分鐘成名論,沃荷是否用這些電影預言了現在的網紅時代?暗示了我們不斷膨脹的對於日常的偷窺欲?我想這就是沃荷的藝術之所以能從60年代被討論至今的原因,他懂的留白,像是一個魔術師,越是簡單的魔術幻象,機關就越複雜龐大,而沃荷的機關就是他的藝術理念,啟動了一部部看起來簡單卻又不簡單的電影。


主持/但唐謨‧圖文資料提供/時藝多媒體‧撰文/許兵慰‧編輯/艾莉歐

 


 

|2019 安迪·沃荷-普普狂想特展 POP ART|

展覽地點:中正紀念堂一樓2、3展廳
展覽時間:2019/01/09(三)-2019/04/14(日)

■ ibon售票系統:https://reurl.cc/zeOlk
■ 博客來售票網:https://reurl.cc/kZ9rK
■ 全家Fami娛樂網:https://goo.gl/igoJSe
■ GOMAJI:http://bit.ly/2AMyJKS
■ udn售票網:https://reurl.cc/j8oW2